01、“神秘”的村庄

在北京以南100公里的河北保定,有一个神秘的村庄,每逢农历三五八十,来自全国的批发商和零售商汇聚于此,把六七十米宽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

在1公里多的街道上,密密麻麻地排列着500多家商铺,而他们都经营着同一个颇具规模的特色产业—— 殡葬 产业。

如果您在京津冀一带随意走进一家 寿衣 店,那大多也与这个神秘的村庄有关。

他们售卖的产品涵盖冥币、寿衣、骨灰盒、孝衣、祭祀等各类商品,这里就是河北保定 米北庄 ,被称为“中国殡葬第一村”。

殡葬用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殡葬用品

中国早在原始时期就有了宗教信仰,迷信人死灵魂不灭,在这之后就有了殡葬的习惯,这也是 丧葬 习俗的由来。

同时中华民族是一个重伦理、重孝道、讲情义的民族。孝道文化也一直被认为是中华民族引以为傲的一个美德。

慎终追远,民德归厚,它本来就是我们孝道文化的基本的一个道德的规范,历史悠久传承至今,也是被我们中国人代代相传。

而中国孝道文化其中的相当重要部分是殡葬文化,中国人讲孝道,以前讲孝道都是讲“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就是我们中华孝道的一个核心。

经过多年来民俗传说和尊崇孝道的融合,促成了殡葬行业的各种经营手段。

但“死”也是很多中国人忌讳的话题,就连综艺节目中,关于“死”这个也是需要加上双引号。

资料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这也导致殡葬产业异常的低调,而米北庄村的农民硬是将它做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特色产业。

当地的居民几代都经营着殡葬行业,就连年轻人也毫不避讳,殡葬文化为何能在米北庄村多年传承呢?

02、多年传承 以祖为荣

米北庄村统领长江以北的寿衣市场已经是很多年了。

早在1980年当地4户人家是偷偷干起了寿衣加工,连他们自己也都没有想到这个不太吉利的缝纫活,日后竟发展成为米北庄村的支柱产业。

米北庄村有500多家住户都长年累月经营着殡葬用品生意,这些让外人看起来不吉利的东西,在米北庄村人的眼里却显得稀松平常。

生意不忙时,许多商户会在 花圈 前抽烟下棋,小孩子们会拿着纸绢花跑来跑去,地上到处都是黑色的“奠”字,在这里没有任何忌讳。

资料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1公里的街道上,有上百家商户,整条街的殡葬用品种类极其丰富,除了最常见的花圈以外,这里的纸人、纸马、纸扎飞机、骨灰盒等1万多种殡葬用品一应俱全。

可以说活人世界有的这里全都有,大到墓地选址和买卖,小到丧葬礼仪所需要的各种物品基本不用出村子就能够解决。

而令人感到反差极大的是,这条街道同时还经营着饭店、超市等,让人不禁感叹,一条街同时关照着“生死”。

每逢农历三五八十,米北庄村人的脸上总是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因为这是他们最忙碌、最挣钱的时间。

人们常说,经商之人非常在意各种禁忌,但在这里,一切规则都被打破了,米北庄村反而开发出一种新的“生意玄学”。

受传统文化的影响,人们对殡葬行业存在主观性偏见。

资料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你怎么会卖这个?”“你不忌讳、不害怕吗?”几乎每一个在米北庄村的人都会遇到类似的提问,大多数人对死亡讳莫如深,对这些物品更是敬而远之。

米北庄商户说:“这个行业多少还是有点受歧视的,因为毕竟是一个跟死人打交道的行业,有的没接触过这个行业的人一进门就觉得很害怕,但我们干这个的人不害怕!骨灰盒当笔筒用,什么都放!”

而米北庄村人也十分自觉,一旦开始售卖殡葬用品,除了关系特别好的几个朋友以外,基本上与外界断绝了社交,怕别人介意。

殡葬行业利润丰厚,这也是为什么在米北庄村基本没什么人种地,基本家家户户都从事这个。

米北庄村从事殡葬行业可以说是从祖上就开始做起来了,不像许多村子里的年轻人大学毕业后选择留在大城市,米北庄村的年轻人一毕业基本就回到家乡开始从事这份“祖业”,颇丰的收益更是吸引了许多外来青年。

在大家眼里,甭管忌讳不忌讳,只要能挣钱,干什么都无所谓!

资料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03、用心服务 百无忌讳

米北庄村人以殡葬行业为荣,他们认为这是老一辈人留下的丰厚财富,这里所有的商户都非常重视殡葬用品的做工,他们拥有制作殡葬用品的娴熟手艺,可以说是样样精通。

像一摞堆成小山的半成品纸活,米北庄村商户用手一捏就能知道大概数量,三下五除二,一栋纸质的大别墅零件就打包好了。

当然这些还只是半成品,等贩卖到全国,当地的零售商会自己拼装,最后变成一栋非常华丽的别墅,而这些别墅会出现在一场中国传统葬礼上。

人们前来购买殡葬用品,主要就是为了寄托对逝去亲人的哀思,也正因此,米北庄村商户们才一直致力于研发不同种类的殡葬用品。

人们生前拥有的东西,逝世了也该有;或者,人们生前没有机会拥有的物品,为了弥补他们的遗憾,他们的家人便会为他们购买各种各样不同种类的殡葬用品。

对于米北庄村的商户们来说,他们会用心制作每一件殡葬用品。就像寿衣,许多人认为就是大批量生产,但其实不然。

资料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米北庄商户们不仅熟悉每一件寿衣的生产过程,也熟悉每一件寿衣背后的文化禁忌,比如说南北方有差异,从寿衣上也要进行区别。

越来越多的在寿衣堆里长大的米北庄村的年轻人开始接过父辈的产业,他们通过网络拓展了服务内容,只要在店里购买了寿衣或者骨灰盒,都会提供免费的影像服务。

从寿衣销售到骨灰盒的销售,到入链穿衣开光送路,更多的年轻人已经把经营重心转移到丧葬礼仪服务一条龙上。

传统文化与封建迷信的界限,对于文化不高的人来说,往往是模糊不清的,米北庄村人更愿意让寿衣回归本质,大家把寿衣当普通的衣服来看待,也能以质论价。

这些殡葬用品在米北庄村的商户们看来,不是一件随便就烧了的东西,更像是一种为已逝之人送去的最后一丝体面。

有人说:“移风易俗,我觉得就是应该把过去人们通过烧纸、吹拉弹唱的送葬表演展现出来的‘厚葬’变为‘礼葬’,逝者从穿衣到祝祷到告别再到骨灰入殓,应该如同生前一样被尊重和在意。”

资料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04、火爆全球 大卖特卖

在米北庄村,殡葬产业的从业人员大约有两三万人,整个产业每年带来的产值已超过11亿人民币,而且出口额近年来更是节节攀升,目前已经占到总产值的12%。

你们可能想象不到,现在越来越国际化的除了孔夫子的话,还有米北庄村的冥币。

最近这几年,购买冥币给逝去的亲人送烧纸钱已经成为外国人全新的祭祖方式。

米北庄村垄断了全球近90%的纸扎祭品市场,他们的王牌产品就是——天地银行牌冥币,这些冥币更是通过电商等新型销售渠道,牢牢地占据了海外市场。

根据跨境电商平台的数据显示,中国产冥币的买家涵盖了希腊、德国、俄罗斯、意大利、美国、比利时、西班牙、法国、荷兰、瑞士等欧美国家。

另外也有来自毛里求斯、埃及、以色列等地的网购用户,老外爱上了中国的冥币,真正做到中国一条街关照全世界生死。

这些老外给米北庄村的冥币还起了个入乡随俗的名字,叫ancestor money,翻译过来就是祖先钱。

资料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而米北庄村甚至为了迎合世界市场需求,还将出口国外的冥币做了一些改良,比如为不同国家定制冥币。

出口美国的是带有头像的美元冥币、出口加拿大的是加币冥币、出口欧洲的是欧元冥币,可谓是大卖特卖!

现在的米北庄村除了出口冥币,“奢侈品牌”也是应有尽有,古奇芬迪香奈儿、iPhone,签证驾照,不管是中国的还是国外的,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05、时代变化 遇到瓶颈

近年来,中国殡葬新风渐起,殡仪、安葬、祭祀等环节日趋多元。由于思想观念、生态意识以及社会舆论,米北庄村的商户们也渐渐遇到了一些棘手的问题。

近几年,经常有使用人民币图样印制销售“仿真”冥币的违法行为,有商家在售卖“高仿”人民币,其“高仿版”人民币大小与真实人民币基本吻合,纸质虽薄,但图样完全吻合,连盲文、水印,和金线都极其相似。

在种种负面新闻的社会舆论下,这也使做冥币起家的米北庄村受到了牵连,生意一度非常难以开展。

资料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为了保持城市环境卫生,有效遏制火灾发生和避免人群聚集,北方大部分城市都开始倡议科学、环保、文明、安全的祭扫方式。

禁止沿街焚烧祭祀,实现“文明祭扫、绿色追思”,随着京津冀一体化进程的推进,河北省开始整治对环境造成极高污染的企业,很多印刷厂都只能进行转移。

虽然在一些不太发达的西部城市对于殡葬用品的需求还是很高,但在发达城市,米北庄村的客户基本没有了。

而且随着网络的日益发达,如今的殡葬行业价格可以说是非常透明,这也让曾经能赚取高额利润的米北庄村商户们如今不得不因为一毛、几分的批发价来回周旋。

让步的结果可能会丢掉几百甚至几千,如果执意不让价,客户会坚决转脸去别家购买。

虽然困境很多,但米北庄村的商户们没有向时代妥协,而是靠着他们独到的经商头脑,又一次站在了行业改革的风口之中。

资料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笔者认为,回望历史,我们在经济社会建设上已经走出了长长一段距离。

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社会结构都发生了祖辈人想象不到的变化,当我们开始思考怀念故人的方式,殡葬文化就必然要跟上时代的步伐。

06、创新产品 私人订制

随着时代号召,米北庄村商户们对曾经的王牌产品——传统纸扎进行了改革,他们决定试水电子花圈。

米北庄村商户刚开始推行电子花圈时,自己的心里都打起了退堂鼓,他们觉得这是一场极大的冒险,毕竟从事了一辈子的纸扎行业,人们一时半会难以接受。

烧不掉的东西能有市场吗?

纸扎祭品的利润极大,毕竟一烧就没有了,零售商们会不断地进货。

但电子花圈之类的电子产品就不一样了,许多零售商买回去可能会用于租赁,这样进货率就变得很低。但米北庄村的商户们经历了一层层改革,这也难不倒他们。

资料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商户们把目光对准了一些发达地区,比如天津、北京、山西等等,更是推出了“私人订制”。

电子花圈的外观不再单调统一,而是根据用户的需求不断改良。

有人想要电子屏幕小一些,可以!有人想要花圈尺寸大一些,可以!有人想要花圈变成特殊形状,都可以!

原本不被看好的电子花圈找到了出路,订单越来越多。现在米北庄村商户们计划下一步自己主要负责加工半成品,提供给下游客户让他们自己组装售卖。

同时,米北庄村商户们开了约120家网店,销售殡葬用品,本来趋于冷淡的市场又“复活”了。

一位网店卖家介绍说,以前父辈都是靠信沟通交流,现在信息发达一句话一条微信就能把货定了。

在刚开始接触淘宝的时候,每年的清明、七月十五等大的祭祀节日前市场都会特别忙,现在用手机就能把生意做到国外去,村子里很多人靠着网店也致富了,一年赚个三四十万,那是常见的事儿。

资料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2019年,在1688平台上,米北庄村的商户们所开设的网店已经达到了线上销售殡葬用品商家的40%。

疫情开始后,米北庄村商户们也没有慌,商户们通过互联网平台,自产自销,省去了中间商赚差价,网络订单比他们想象得还要火爆。

没有一个行业能让人一站到底,没有什么饭碗能端着吃好几十年,吃几代人。

米北庄村的商户们深知这一点,他们说,如果有机会,愿意让孩子走到更大的地方去读书,见见外面的世界。

米北庄村作为曾经传统殡葬行业的“霸主”,他们没有坐吃山空,而是通过一系列的“自救”仍然站在这个时代的前列,接受新事物顺应趋势,这让每个人都为之动容。

谁也不知道殡葬行业能不能一直存在下去,但它们见证了一代代人的成长、见证了时代的变迁。

米北庄村的名字也将一直镌刻在中国殡葬行业的历史上,被后人纪念!

参考文献:

1、新京报 《等待“转身”的殡葬第一村:“纸活”降温,电子花圈成新宠》

2、罗建华.殡葬改革,农民的“一忧二昐”[J].中国乡村发现,2007(05):18-19.

3、努力探索殡葬事业发展新途径[J].中国民政,2006(03):24-26.